《冰鑒》清 曾國藩 

《冰鑒》清 曾國藩 

第一神骨

語云:

「脫穀爲糠,其髓斯存」,神之謂也。

「山騫不崩,唯百爲鎮」,骨之謂也。

一身精神,具乎兩目;

一身骨相,具乎面部。

他家兼論形骸,

文人先觀神骨。

開門見山,此爲第一。

 

文人論神,有清濁之辨。

清濁易辨,邪正難辨。

欲辨邪正,先觀動靜;

靜若含珠,動若木發;

靜若無人,動若赴的,此爲澄清到底。

靜若螢光,動若流水,尖巧而喜淫;

靜若半睡,動若鹿駭,別才而深思。

一爲敗器,

一爲隱流,

均之託跡於清,不可不辨。

 

凡精神,

抖擻處易見,斷續處難見。

斷者出處斷,續者閉處續。

 

道家所謂「收拾入門」之說,

不了處看其脫略,

做了處看其針綫。

小心者,從其不了處看之,疏節闊目,若不經意,所謂脫略也。

大膽者,從其做了處看之,慎重周密,無有苟且,所謂針綫也。

二者實看向內處,稍移外便落情態矣,情態易見。

 

骨有九起:

天庭骨隆起,

枕骨強起,

頂骨平起,

佐串骨角起,

太陽骨綫起,

眉骨伏犀起,

鼻骨芽起,

顴骨若不得而起,

項骨平伏起。

在頭,以天庭骨、枕骨、太陽骨爲主;

在面,以眉骨、顴骨爲主。

五者備,柱石之器也;

一則不窮;

二則不賤;

三則動履稍勝;

四則貴矣。

 

骨有色,

面以青爲貴,「少年公卿半青面」是也。

紫次之,

白斯下矣。

 

骨有質,

頭以聯者爲貴。

碎次之。

 

總之,

頭上無惡骨,面佳不如頭佳。

 

然大而缺天庭,終是賤品;

圓而無串骨,半是孤僧;

鼻骨犯眉,堂上不壽。

顴骨與眼爭,子嗣不立。

此中貴賤,有毫釐千里之辨。

 

第二剛柔

既識神骨,當辨剛柔。

 

剛柔,

則五行生剋之數,名曰「先天種子」,

不足用補,

有餘用泄。

消息與命相通 ,此其較然易見者。

 

五行有合法,木合火,水合木,此順而合。

順者多富,即貴亦在浮沉之間。

 

金與火仇,有時合火,推之水土者皆然,此逆而合者,其貴非常。

 

然所謂逆合者,

金形帶火則然,火形帶金,則三十死矣;

水形帶土則然,土形帶水,則孤寡終老矣;

木形帶金則然,金形帶木,則刀劍隨身矣。

此外牽合,俱是雜格,不入文人正論。

 

五行爲外剛柔,內剛柔,則喜怒、跳伏、深淺者是也。

喜高怒重,過目輒忘,近「粗」。

伏亦不伉,跳亦不揚,近「蠢」。

初念甚淺,轉念甚深,近「奸」。

內奸者,功名可期。

粗蠢各半者,勝人以壽。

純奸能豁達,其人終成。

純粗無周密,半途必棄。

觀人所忽,十有九八矣。

 

第三容貌

容以七尺爲期,

貌合兩儀而論。

胸腹手足,實接五行;

耳目口鼻,全通四氣。

相顧相稱,則福生;

如背如湊,則林林總總,不足論也。

 

容貴「整」,「整」非整齊之謂。

短不豕蹲,長不茅立,肥不熊餐,瘦不鵲寒,所謂「整」也。

 

背宜圓厚,腹宜突坦,手宜溫軟,曲若彎弓,足宜豐滿,下宜藏蛋,

所謂「整」也。

 

五短多貴,兩大不揚,負重高官,鼠行好利,此爲定格。

他如手長於身,身過於體,配以佳骨,定主封侯;

羅紋滿身,胸有秀骨,配以妙神,不拜相即鼎甲矣。

 

貌有~清、古、奇、秀之別,

總之須看科名星與陰騭紋爲主。

 

科名星,十三歲至三十九歲隨時而見;

陰騭紋,十九歲至四十六歲隨時而見。

二者全,大物也;

得一亦貴。

 

科名星見於印堂眉彩,時隱時見,或爲鋼針,或爲小丸,

嘗有光氣,酒後及發怒時易見。

 

陰騭紋見於眼角,陰雨便見,如三叉樣,假寐時最易見。

得科名星者早榮,

得陰騭紋者遲發。

二者全無,前程莫問。

陰騭紋見於喉間,又主生貴子;

雜路不在此路。

 

目者面之淵,不深則不清。

鼻者面之山,不高則不靈。

口闊而方祿千種,

齒多而圓不家食。

 

眼角入鬢,必掌刑名。

頂見於面,終司錢谷:出貴征也。

 

舌脫無官,橘皮不顯。

文人有傷左目,鷹鼻動便食人:此賤征也。

 

第四情態

容貌者,骨之餘,常佐骨之不足。

情態者,神之餘,常佐神之不足。

久注觀人精神,

乍見觀人情態。

大家舉止,羞澀亦佳;

小兒行藏,跳叫愈失。

大旨亦辨清濁,細處兼論取捨。

 

有弱態,有狂態,有疏懶態,有周旋態。

飛鳥依人,情致婉轉,此弱態也。

不衫不履,旁若無人,此狂態也。

坐止自如,問答隨意,此疏懶態也。

飾其中機,不苟言笑,察言觀色,趨吉避凶,則周旋態也。

皆根其情,不由矯枉。

 

弱而不媚,狂而不嘩,疏懶而真誠,周旋而健舉,皆能成器;

反之,敗類也。

大概亦得二三矣。

 

前者恆態,又有時態~

方有對談,神忽他往;衆方稱言,此獨冷笑,深險難近;不足與論情。

言不必當,極口稱是;未交此人,故意詆毀,卑庸可恥;不足與論事。

漫無可否,臨事遲回;不甚關情,亦爲墮淚,婦人之仁;不足與談心。

三者不必定人終身。

反此以求,可以交天下士。

 

第五鬚眉

「鬚眉男子」。未有鬚眉不具可稱男子者。

「少年兩道眉,臨老一付須」此言眉主早成,鬚主晚運也。

然而紫面無鬚自貴,暴腮缺鬚亦榮;

郭令公半部不全,霍膘驍一副寡臉。

此等間逢,畢竟有鬚眉者,十之九也。

 

眉尚彩,彩者,杪處反光也。

貴人有三層彩,有一二層者。

所謂「文明氣象」,宜疏爽不宜凝滯 。

一望有乘風翔舞之勢,上也;

如潑墨者,最下。

倒竪者,上也;

下垂者,最下。

長有起伏,短有神氣;

濃忌浮光,淡忌枯索。

如劍者掌兵權,如帚者赴法場。

個中亦有徵範,不可不辨。

但如壓眼不利,散亂多憂,細而帶媚,粗而無文,是最下乘。

 

鬚有多寡,取其與眉相稱。

多者,宜清、宜疏、宜縮、宜參差不齊;

少者,宜光、宜健、宜圓、宜有情照顧。

卷如螺紋,聰明豁達;

長如解索,風流榮顯;

勁如張戟,位高權重;

亮若銀條,早登廊廟;

皆宦途大器。

 

紫鬚劍眉,聲音洪壯;

蓬然虯亂,嘗見耳後;

配以神骨清奇,不千里封侯,亦十年拜相。

 

他如

「輔鬚先長終不利」、「人中不見一世窮」、

「鼻毛接須多滯晦」、「短斃遮口餓終身」,

此其顯而可見者耳。

 

第六聲音

人之聲音,猶天地之氣,輕清上浮,重濁下墜。

始於丹田,發於喉,轉於舌,辨於齒,出於唇,實與五音相配。

取其自成一家,不必一一合調,

聞聲相思,其人斯在,寧必一見決英雄哉!

 

聲與音不同 。

聲主「張」,尋發處見;

音主「斂」,尋歇處見。

 

辨聲之法,必辨喜怒哀樂;

喜如折竹,怒如陰雷起地,

哀如擊薄冰,樂如雪舞風前,

 

大概以「輕」爲上。

聲雄者,如鐘則貴,如鑼則賤;

聲雌者,如雉鳴則貴,如蛙鳴則賤。

 

遠聽聲雄,近聽悠揚,起若乘風,止如拍琴,上上 。

「大言不張唇,細言不露齒」,上也,

 

出而不返,荒郊牛鳴;

急而不達,深夜鼠嚼;

或字句相聯,喋喋利口;

或齒喉隔斷,喈喈混談;

市井之夫,何足比較?

 

音者,聲之餘也,與聲相去不遠,此則從細曲中見耳。

貧賤者有聲無音,

尖巧者有音無聲,
所謂「禽無聲,獸無音」是也。

 

凡人說話,是聲散在前後左右者是也。

開談多含情,話終有餘響,不唯雅人,兼稱國士;

口闊無溢出,舌尖無窕音,不唯實厚,兼獲名高。

 

第七氣色

面部如命,氣色如運。

大命固宜整齊,小運亦當亨泰。

 

是故

光焰不發,珠玉與瓦礫同觀;

藻繪未揚,明光與布葛齊價。

大者主一生禍福,小者亦三月吉凶。

 

人以氣爲主,於內爲精神,於外爲氣色。

有終身之氣色,「少淡長明、壯艶老素」是也。

有一年之氣色,「春青夏紅、秋黃冬白」是也。

有一月之氣色,「朔後森發,望後隱躍」是也 。

有一日之氣色,「早青晝滿、晚停暮靜」是也。

 

科名中人,以黃爲主,此正色也。

黃雲蓋頂,必掇大魁;

黃翅入鬢,進身不遠;

印堂黃色,富貴逼人;

明堂素淨,明年及第。

 

他如

眼角霞鮮,決利小考;

印堂垂紫,動獲小利;

紅暈中分,定産佳兒;

兩顴紅潤,骨肉發跡。

由此推之,足見一斑矣。

 

色忌青,忌白。

青常見於眼底,白常見於眉端。

 

然亦不同:

心事憂勞,青如凝墨;

禍生不測,青如浮煙;

酒色憊倦,白如臥羊;

災晦催人,白如傅粉。

又有

青而帶紫,金形遇之而飛揚,

白而有光,土庚相當亦富貴,

又不在此論也 。

 

最不佳者:「太白夾日月,烏鳥集天庭,桃花散面頰 ,預尾守地閣。」

有一於此,前程退落,禍患再三矣。

發表者:心靈卜手章真言

潛能開發、志趣引導、專長定位、學業目標、 適性發展、個性優勢、生涯規畫、事業前程。 迷津解惑.... 心靈卜手 章真言老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