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真诠》第三回 四海千山皆拱服 九幽十类尽除名

《西游真诠》第三回 四海千山皆拱服 九幽十类尽除名

山阴悟一子 陈士斌允生甫诠解
蓬萊一元子紫微學堂章真言段落

第三回 四海千山皆拱服 九幽十类尽除名

悟一子曰:
此发明金丹大道乃水中金之一物,
能得其真者,则凡地下之自近而远,自显而幽,无所障碍而一如我意之展施也。

猴王自得混世魔王一口之金,旋取傲来国武库之金,复收七十二洞献贡之金,
花果山成铁桶金城,根本已固,靡远勿届,但未及通神也。
故猴王曰:『 我这口刀着实狼犺,不遂我意。』
盖此道贵于中正纯粹,方能所向无前。
则入海博求之举不可已矣。
从铁板桥下而入求铁板,一定之理也。
自称天生圣人,无生无灭,自命非凡,必须得至一者以操之也。

龙王取出一把大杆刀,乃乾之初九,勿用也;
又抬出一杆九股叉,乃乾之九四,未可意也;
三千六百斤者,四九三十六也。
统初九、九二、九三也。
又抬出画杆方天戟,乃乾之九三、九四、上九也,
统三爻为八九七千二百斤也,亦未可意也。
及说出天河定底神针铁,是大禹定江海浅深的一个定子。
噫!
可悟矣。
此乃尧授之舜,舜授之禹,圣圣相传,
用中之精微,其乾之九五,龙德之正中者也。
非天生之圣人,从容之大勇,不能胜任哉!
龙王道:『 扛不动,抬不动!』
金光万道者,万理万物皆从此生也。
二丈长者,二五又十也;
东三、南二、北一、西四、中十也;
两头两个金箍,中间一段乌铁者,执两用中也。
唤作如意金箍棒,重一万三千五百斤,
如意者,一如我心之运用而咸宜也。
一万三千五百斤者,得九又五九四十五也,九五也。
又隐寓三四一十二,为东西南北中之象。
得一万二千,又加十五,为三五之义。
此器已统乾卦之全象。
一边心思口念,只有丈二长短,碗口粗细,可见此物随意转变,有定之中而无定。
丈二者,亦三四一十二也;
碗口者,圆极也。
又可见无定之中而有定。
盖刚健中正,纯粹精也。
此明慧器入手之妙也。

数百年来,读《西游》、批《西游》者,亦俱说是心,以着如意二字也。
不知《中庸》程序所云『 正道宝圣』 者,果是心乎?抑非心乎?
何不将其书,
『 始言一理,终散为万事,末复合为一理,放之则弥六合,卷之则退藏于密』
一细味之乎?

此金箍棒为历圣相传,执中之要旨明矣。
仙家谓之水中金者,正大道内之至真至妙,而不可以言传者也。
悟空执在手中者,执中也;
一客不犯二主,没有定不出门者,不二法门也;
走三家不如坐一家,千万告求一件者,三家总属一家,万件总归一件,
所谓『 得其一,万事毕』 也。

不去不去,随高就低者,不执理以逐物,俟物来而应之也。
擂鼓撞钟,须臾到齐者,声施宏远,感应神速也。
东为青龙之木,必得三人之奉而始完全其棒。
有谘诹四岳,和合四象之义焉。
仙师下字之妙如此。

藉丝履出于水,玄武也,北也;
锁子甲成于金,白虎也,西也;
凤翅冠明于火,朱雀也,南也。
乃自东自西自南自北,无思不服也。
此提纲所谓『 四海千山皆拱服』 也。
悟空跳出波外,身上更无一点水湿。
金光灿灿,走上桥来。
盖属纯乾之象而道体完备矣。

将宝贝揩在手中,叫大就大,叫小就小,使出一个法天象地的神通,
那棒上抵三十三天,下至十八层地狱。
收了法象,还变做绣花针儿,藏在耳内一段,
读《西游》者又以为奇异变化,必无此事,不过形容心之妙耳。

不知是极庸常之定理,即『 散之则弥六合,卷之则退藏于密』也。
岂曰心猿意马之谓哉?
此道也,非止魔物人神之拱服,亦幽冥异类之所钦仰也。
四猴六王亦为十类。
举蛟鹏狮猕之大而一切飞走之小与蠢动含灵者,莫不于焉统之矣。

老君曰:
『 玄牝之门,是谓造化根。
众夫蹈以出,蠕动莫不由。
盖能尽其性,则能尽人物之性。
一尽无不尽,而可以放下心矣。』

不曰『 放心』 而曰『 放下心』,
不曰『 心放下』 而曰『 放下心』,
其中妙义非世人所知。
未免又有一番私解窃见。
批评者于此着眼,谓是放心之害正,
生死关头,因放下心,致魔致睡而入于幽冥界。
看得悟空竟未曾了道而全靠操存者,失之远矣。
提纲云『 九幽十类尽除名』,盖明其已经了道而无之不可也。
学问之道,固求其放心而已。

若道果成就,则从心所欲而已。
悟空已得金箍棒,全副披挂,执两用中,神化莫测。
故着『 放下心』三字,以明其入地登天而无碍也。
又何死之一字足以动其心?
故下文先从能入幽冥而见其伎俩也。

批《西游》者总因错认心字为道而以放下心为心害,种种看错,未免失真。
不知心者,正人生生死死之缘因,轮回之根蒂。
圣人言存心者,名教治世之方;
释仙言无心者,无为出世之法。

不洞晓根蒂,但执心浮论,万劫轮回,其能免乎?
不得道者,死固死,生亦死也;
得其道,生固生,死亦生也。

统生死为一致,则长生矣。
怯死则有死之心而不得生;
不怯死则无生之心而不得死。

若以怕死而存心,则其死也立至;
若不知其心掇存何处,其必存于所生之处,而死中有生,生中又有死。
死死生生,何时了歇?
未审是人是物,千磨万难,无有出头。
此长死之苦而非长生之乐也。

悟空睡着,见两个人拿一张批文,上有孙悟空三字。
其所差之名,各必一系活无常,一系死有分耳。
不容分说,人所无可如何者也。
悟空独顿然醒悟,掣出宝贝,把两个勾死人打为肉酱。
自解其索,反打入城中,是死者反生而勾死者反死矣。
慌得十殿阎君不能作主,令其自检生死簿,到魂字一千三百五十号,
正与宝贝之数相合,亦系三五之数。
至三百四十二岁,百者,一百也,亦系东三南二西四北一中十之数。
取笔过来,一概勾之。
一勾之义妙矣哉!

心者,死之根也。
其精微姑俟别回畅明。
且明心字之义。
心字之勾向上,不放心,则心字之勾向上而死藉注矣;
勾账之勾向下,放心,则心字之勾向下而死藉消矣。
一概勾之,『 了账!了账!今番不服你管了也』 ,
此等作为,已动地惊天矣。
悟空只如绊了一个草纥繨之易。
一跌而醒,乃是一要。
凡人以生前为作梦者,悟空以死去为作梦;
凡人以生时而作死事者,悟空以死中而消生名。
下海不妨身往,入幽不妨神往。
其出幽入冥之神通已极其妙。
于草纥繨一绊,何也?
草纥繨者,草昧初开之意。
即屯卦初开草昧,如梦方觉也。
然未经登天,不足以见其开泰之力量也。
试观二表直达上苍,而恰如代为路引。
一角天使来迎,而适待正思天上。
金丹之为用大矣哉!
紫阳真君曰:『 一粒金丹吞入腹,始知我命不由天。』

發表者:心靈卜手章真言

潛能開發、志趣引導、專長定位、學業目標、 適性發展、個性優勢、生涯規畫、事業前程。 迷津解惑.... 心靈卜手 章真言老師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