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真诠》第六回 观音赴会问原因 小圣施威降大圣

《西游真诠》第六回 观音赴会问原因 小圣施威降大圣

山阴悟一子 陈士斌允生甫诠解
蓬萊一元子紫微學堂章真言段落

第六回 观音赴会问原因 小圣施威降大圣

悟一子曰:
此发明阴阳盈虚消息之理,泰极而否,大往小来,与时推移。
以见大圣之神化不测,正顺用之中而不失先天之道也。

篇中蕴义无穷,包涵靡际,不著一虚文闲话,
予不识当日仙师命意下笔时何以能信手拈来,头头是道若是。
总由其道臻绝顶,心如太虚,天人幻化,文亦如之。

浅者得其浅,深者得其深,一听世人学识之所自至,而惜乎世人之从来不识也。
观音大士传中随在出现,而此篇作一提纲,以为全书神观察识之妙。
观之时,义大矣哉!
观者,有以中正示人,致其洁清而不自用也。
《易》曰:『大观在上,顺而巽中。正以观天下。』
又曰:『观天之道,而四时不忒。圣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
下有观我观民之愿,而上无神道设教之君;
上有观己观民之德,而下有童观规劝之陋,非神观也。
阴用而不与人者曰神观,斯能处顺之上而称大观也。
何也?
观道,一天道也。
观天之神道冲漠默运,以教显神,非以神显教,不显之神通也。
此观音大士所以临于阳消阴长之候,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也。
观音大士即大观也;
赴会即临观也;
问原因即神观也。
见席而残乱,虽有天仙,俱不就席,即阳消阴长之会也。
命惠岸打探军情,即神观之点睛处也。

仙师于此处先序于一鼎卦之象,以为末后收服大圣之地。
鼎者,上离火,下巽木,所以烹饪以享上帝,享圣贤也。
蟠桃之胜会即用享也。

以悟空之大圣而不与会,是不能用享而致乱,得非失烹饪之宜调变之理乎?
此蟠桃之会,阴盛阳消之会也。
其消息之原因,非神观大士孰能得而知之乎?
势必阴愈进而阳愈消。
否之会也,阳将进而成剥也。
运会使之,而非尽运会使之也。
噫!
仙师讽世之意微矣哉!

盖鼎者,金丹之秘要,故仙师不敢显言,特设一象于此,以候后人之察识。
特取观音合掌一奏,以表神观之妙用,知阴方长而阳渐消也,
有如是小人进而君子遁也,有如是灌州灌江口者。
诗曰:『老夫灌灌』,下文即『小子矯矯』。 *矯[ 足 乔 ]。
小子者,阴也,居于灌江口者是也。
显圣二郎真君者,坤之六二也。
坤阴承天而动,其道适当光显,其功顺承而无不利。
此时也,在大圣前此为姤为遁;
后此则为否为剥也。
六兄弟者,六阴也;
一千二百草头神者,二六一十二也。
初与二,小人连类而进,亦『拔茅茹,以其汇』也。
草卒为萃,丛聚众盛之象。
听调不听宣,跋扈可知矣。
本部神兵驾鹰牵犬,见皆鹰犬之属。
真君笑道:『小圣来此』,分明说出小来也。
必须与他斗个变化,变之一义微矣哉!

《易》曰:『剥柔变刚』也。

以阴剥阳,何以曰变?
大凡君子去小人,声罪于王庭而共弃之,毫无留滞。
故夬卦以五阳去一阴曰夬。
小人去君子,理不直,词不顺。
使日消铄而不知日变,见其术之工也。
下文之一变二变三变四变,皆其术也。
小圣又道:『列公将天罗地网不要幔了顶上。』
大凡小人害君子,必先纵之使逸,而后潜饲其隙,以示无迹。
可见计之毒也。

领六兄弟收拴鹰犬一段,笑言举动宛然画出小人情状。
大圣见了笑嘻嘻问其来历。
说出根本,已知其阴柔善变矣。
二郎摇身一变,身高万丈,两手举着三尖两刃神锋。
二变之三而成坤。
坤阴顺天而动,其势焰塞天,事之常也。
何以举三尖两刃神锋?
尖字显然一小人,
两刃宛然两片唇。
见无忍人之心而有杀人之器也。

青脸獠牙,朱红头发,非噬人之厉鬼乎?
虽大圣之正气亦塞于天地,可与抵敌,
其如草头鹰犬之起趋,大圣羽翼之惊遁何哉!
大圣知大难已作,就把金箍棒藏在耳内,变作麻雀儿,飞在树梢头钉住。
明夷之初九:『明夷于飞,垂其翼也。』。
盖卷藏其明,示不高飞;
隐去其迹,使不见飞也。
六兄弟一起吆喝,见小人一得志而同声共吠之可畏。

二郎圆睁凤眼,而何以圆睁?
见平时犹假饰,仓猝之狰狞毕露矣。
变作饿鹰抖开翅打,岂非恃其爪喙之利乎?
大圣变作大鹚老,冲天而去,
明夷之六四:『入于左腹,获明夷之心于出门庭』者是也。

盖近者既不可潜,犹可入于左腹幽隐之处。
执卑顺之节,得明夷之心出门而远遁也。
鹚老者,示以卑顺有义也。

二郎急变大海鹤攒上云霄来嗛,仍用喙也。
大圣入涧变作鱼儿,潜伏之至矣。
二郎一变鱼鹰,似青鹞非青鹞,妆青也;
似鹭鸶非鹭鸶,私赂也;
似老鹳非老鹳,权老也。

大圣打个花便走,似鲤鱼非鲤鱼,循理也;
似鳜鱼非鳜鱼,良贵也;
似黑鱼非黑鱼,真清也;
似鲂鱼非鲂鱼,内方也。
二郎赶上来啄一嘴,仍用喙也。
大圣变作水蛇钻入草中,非虺非蛇,潜于草莽也。
二郎变作灰鹤,伸着一个长嘴,与一把尖头铁钳子相似。
吁!二郎始终用喙而最后最可畏。

仙师描写至此,不觉令人通身汗下。
大圣又变作花鸨,能群居,自有行列,乃群而不党之物。
二郎鹰鸦之侣宜可用群而免患,乃反恶其与鸾凤相交为耻,
即挟弹击打,见邪正之不两立也。

然何以不变而用弹?
大凡小人恶君子,每不自发难端,嗾人弹击以害之。
不变之中而有甚变也。
大圣趋机滚下山崖,又变一座土地庙。
此一变之妙,微言奥义,非世人所识。
或批为文字之化境,或批为猴头庙以谑之,经数百年无能一窥。
盖大圣变庙之妙,宜乎识者之寡俦也。
大圣何以不可变而必变显然不可掩之庙,
又何处不可遁而必变二郎而反入必不可入之二郎庙?
其义已明白显著。

欲知其义者,须读剥之上九『硕果不食,君子载与,小人剥庐』也。
是时也,大圣登天无路,入地无门,蒙难坚贞,诸阳消尽,独上仅存。
君子在上为众阴之庇,如庐舍然。
倘剥极而食其果,是自失其所庇也。
究极于终,剥阳即所以自剥。
故大圣变为庙如庐舍以止之,复变为二郎以同之,
复入二郎之庙以示大圣之庙即二郎之庙,二郎之庙即大圣之庙以晓之。
故曰:『郎君不要嚷,庙宇已姓孙了。』言剥孙之庐即剥杨之庐,杨庐即孙庐也。
所以硕大之果,戒小人之不食,宜顺时而止也。

至尾巴不好收拾,竖在后面变为旗杆,其中又有妙义。
君子避难遁世,贵先不贵后。
如众皆先而我独后,是失时而贾祸。
故无首而潜,遁之至也。
遁而在尾,有形迹可窥矣。
遁之初六曰:『遁尾,厉。』
大圣当姤而遁,天道之潜也,犹难掩于尾遁之危,识乎尾遁者乎!
仙师特借其尾以发明尾遁之危如此。
然遁不可尾而剥尤不可及尾。
今二郎之剥极于上,亦已及于尾,戒宜速止而返也。
至大圣口似庙门,宜享而不宜逐也;
齿做门扇,齿尊而不可毁也;
舌做菩萨,从慈而标现也;
眼变窗棂,韬晦而糊明也。
二郎乃欲先捣窗棂,后蹋门扇,妒其明而钳其口也。

大圣方当虎变之时,众人反举照妖之镜,谦躬下士,吐哺流言,今古同辙,无足异也。
其点查李虎张龙等一段,曲肖苞苴食黩态状,仙师立言之妙如此。
但至要之旨惟在大圣之观而往,小圣之剥而来。
来者所成往,小者所成大,观者所以成剥也。
是故圣人仰以观于天文,俯以察于地理。
原始反终,故知死生之说,神以知来,知以藏往,所以明变化而行鬼神也。
古之善御小人,必顺方张之势,静处事外,徐止其进。
《易》曰:『顺而止之,观象也。』

剥时顺止以观天之消息盈虚,阴盈阳虚之时,君子顺乎天行而止也。
不敢刚正者,顺所以止,而止所以行。
剥不往,与复利往,无二道也。
硕果不食,止也。

何以不食?
果者,阳也。
阳非阴所能剥而进,故剥极则复,小人自失其所庇,亦顺时而止。
此观音之举二郎者,正观天之行而顺其方张之势以徐观其止,非助阴以消阳也。
不用净瓶打大圣,而令老君用金刚琢者,
正静处事外,顺天之行而止其剥,乃止阴以救阳也。
然剥也止也,皆天之行也。
顺其剥而止之,皆观天之行也。

观实大圣之自观,特借观音以阐其理;
止实大圣自止,特借老君以发其义;
剥实大圣自剥,特假二郎以顺其行;
剥实非大圣之自剥,特假大圣以明天道之剥。
责人人自剥以儆其危。
知其剥而顺止,知其顺止而必复,知其必复而道明矣。
观音合掌道:『贫僧请陛下同道祖出南天门亲去看看虚实。』
即观天道阴阳之虚实也。

二圣把大圣围困,只是未得擒拿,『硕果不食』也。
净瓶不用者,致其洁清而身不与,神观也。
菩萨问老君『有甚么兵器?』
老君道:『有,有,有。』左膊上取下一圈,一名金刚琢,又名金刚套。
即前文鼎之六五、上九『金铉』、『玉铉』是也。
妙在『有有有』三字。

盖鼎之五虚中为黄,在君为实。
五无实,以二之鼎有实为实,
故观音以其无问,老君以其有答也。
凡物之行在足,独鼎之行在耳。
六五虚中德也,为黄耳铉。
加耳者,应二坚刚。
如贯以金铉,当始终如一。
而贞固则利,故实而虚,虚而圆为圈。
上九玉铉,而左上为阳居阴,刚以柔,节之如玉,温润而栗然。
故左膊上取金刚琢,金并玉也。

何以能套诸物而又名套?
五虚中,虚故能容。
上者老也,
五者君也,
故为老君。
惟老君之虚中而实,故能伏正而止变。

二郎不能食大圣之果,大圣则能食老君之中,
打中天灵跌了一跤,老君之顺而止之,即大圣之顺而止之也。
细犬一口又扯了一跌,二郎神之顺而止之也,即大圣之顺而止之也。
犬者戌也。

九月之卦内坤而外艮,顺时止也。
不顺时而行,行即止也;
顺时而止,止亦行也。
大圣之被困而止,正大圣之自止而行也。

七圣者,自复而反之七阴也。
穿了琵琶骨,再也不能变化者,剥卦是也。
止住上爻而硕果不食,留果中之阳以转复开泰,止乎其所不得不止也。
止住而不变,大圣先天之妙用,而非二郎之能穿而住止之也。

学道者能观其微妙,而能于无画无文处安身立命,是即观音之神妙,
阴用而不与人者也。

观之时,义大矣哉!

仙师以大圣小圣发明金丹之道,予以儒者之道发明小圣大圣而未尽其妙者。
不得不结言之:
小圣者,承天而行坤阴也。以先天之道观之,在后天为男子也;
大圣者,逆天而行乾阳也。以先天之道观之,在后天为女子也。

以顺天为反天宫,以讨逆为阴柔。
老君为调和之主而反助阴制阳,金丹以逆用也。
如此,予亦何能言其妙?
亦观之而已矣。

發表者:心靈卜手章真言

潛能開發、志趣引導、專長定位、學業目標、 適性發展、個性優勢、生涯規畫、事業前程。 迷津解惑.... 心靈卜手 章真言老師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