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真诠》第十一回 游地府太宗还魂 进瓜果刘全续配  

《西游真诠》第十一回 游地府太宗还魂 进瓜果刘全续配

山阴悟一子 陈士斌允生甫诠解
蓬萊一元子紫微學堂章真言段落

第十一回 游地府太宗还魂 进瓜果刘全续配

悟一子曰:
此篇正言唐王之入梦,以明阴阳感应之道,即男女赠答之理;
有感必应,有果必报,毫发不爽也。

唐高祖曾梦身死,坠在床下,为群蛆所食。
智蒲禅师解为亿兆趋附之象。
太宗是梦,未之前闻。
然昼之所为,即夜之所梦。
地府之游,其『贞观』之幽隐乎。
幽隐之恶,造于心而形诸梦,此处正宜提『心』字作主,
以见人心之险,即成地狱之险。
如影随身,不可泯灭。
篇中:
『太宗渺渺茫茫,独自一个,
惊惶难寻道路;忙致私书求庇;
见鬼门关即有先主李渊及兄弟索命;
折辨鬼龙公案;添注生死簿;
游观地府,悚惧惊心;
经十八层地狱,心中惊惨;
目击奈河桥,心又惊惶;
到枉死城,心惊胆战;
见一伙鬼魅拦住,慌得无处躲藏,向崔判求救,借相良金银贿免;
见六道轮回,判官叫太宗明心见性;
直到阴司里无冤恨之声,阳世间方得享太平之福;
凡百不善之处,俱可一一改过。』
方结出正旨。

可见阳世间不作不善之事,则阴司里自无地狱之险矣。
处处俱从心上描写,而出皆太宗平日所为、问心难安之事也。
评《西游》者,此篇反不谈心,真不可解。

最提醒处,在『众冤魂索命』,
判官道:『陛下得些钱钞与他,我才救得你。』
太宗道:『寡人空身到此,那得有钱钞?』
此所谓『万两黄金将不去,一生惟有孽随身』也。
判官谓得些钱钞可救,岂真可救哉!
正谓此处钱钞不可到,用不着,如何救得你?
下边借相良之金银,岂真可借哉!
正谓阳间作恶有恶报,作善有善报,
一到阴司,帝王之十三年,反不如匹夫之十三库;
帝治之十五道,反不如匹夫所寄之一库也。
妙意都在反面,读者切勿泥文!

读至后回相良夫妇所积者,系斋僧布施善果,非尽属金银纸钞,自可晓然。
太宗因老龙之故而入大梦,一到鬼门关,宜撞见鬼龙索命。
何以劈头撞见先主李渊及兄弟等,并不见鬼龙耶?
仙师寓《春秋》之意于隐言之中,予发《西游》未发之义,以明仙师不言之隐。
隋纲不振,天下共逐其鹿。
倡义旗而除残暴,数民水火,名正言顺。
奈何用裴寂之诡谋,遣隋宫人入侍高祖?
劫之以必从之势,陷父于不义,违无犯分,有干维皇。
默运之诛,其谋臣补佐,实相成之。
高祖云行雨施,失于检点,是即老龙为鲥军师所误。

而违时克点,云雨差迟,惧天刑而遭慧剑,岂不宜哉!
泾河之龙,实李渊也,故曰『老』。
『雨水共得三尺三寸零四十八点』,隐括『李渊』二字。
通二字:
三横为三尺,三直为三寸,四并三氵十八子,为零四十八点也。
又合并凑用,象『四』字之形,分并各算,成四六二十四之数;
合之三氵八字,为三八二十四数;
共成四十八点也。
去二字之三直,为克三寸;
去『李』之『八、子』,为克八点。
所余『李』之『一』,『渊』之『』,通而用之,得『泾』字。
讳李渊,而为『泾』也。

龙潜于渊,老处于浊,泾河,固其所也。
惟是太宗化家为国,谬云救父之危,而莫救天理之诛。
伏甲玄武门,密言淫乱后宫,而自称功高不赏,
不得已而有六月四日之举,实劫父杀兄得天下,与杨广同辙,是亦亡随之续耳。
广以十三年而亡,世民以十三年而死,亦其宜也。

甚纳巢刺王妃而矫诬续嗣,夫妇、父子、兄弟之伦,
沦丧殆荆诚不如李氏捐生投环,为妇道无亏;
刘全拼死进瓜,为夫纲罔缺。
宜其夺王姬之魄,生死而骨肉之,俾夫妇、父子、兄妹莲蒂重开,团聚一室。
至太宗推刃,同气友于之谊,固已澌灭,无余爰及彼妹矣。
此阴阳果报,毫发不爽。

故仙师就太宗口中,发出的旨,曰:『朕回阳世,惟答瓜果而已。』
南瓜者,南,离,属心。
言只要心地光明,结果为报也,
《诗》曰:『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李。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李氏投环,刘全顶瓜者,投以木瓜也;
翠莲借尸,玉英下降者,报以琼李也。
男女,即阴阳之道;
赠答,即果报之理;
永以为好,虽死而犹可重生。
较之私添二寿,假借一库者,虽回生而仍如大梦,相去为何如哉!
然太宗固一梦,而非真死,—切地狱境象,皆其心中所自设,
故诸臣当回阳之际,道:『陛下有甚放心不下?』此实录也。
读东西将相一齐启奏道:『陛下前朝一梦,如何许久方觉?』
『一梦』二字,显著明白。

按:
太宗二十九岁践祚,改元贞观,寿五十三岁。
实在位二十四年,初非三十三年也。
今称贞观一十三年,上加二,事似属纰缪,不知其中原有妙义;
盖高祖渊在位九年,实太宗宫掖诈谋,劫制窃踞。
是武德虽拥虚位,而贞观预擅神器矣。
移武德之九年,而加诸贞观之二十四,得非三十三年乎。
一三加一为二三,二三加一为三三,三三适得九,故加二画,而已得加九年之义,
又仙师加笔之精妙也。

取十三年以为地府之游,所以拟亡随之续;
加二画以示阴窃之权,所以明无父之隐。
迨后玄奘历十四年而返,己在虚加之外,太宗宜不及见之,
故以三十三年之在位,结自西返东,序经度世之局耳。
后世论治道者,推唐之贞观,几致刑措,
然大本既亏,一切枝叶皆伪耳,又何足观!
仙师借以大言,欲修道者,修心炼己,以求大道。
倘欺罔诈伪,寸心难安,即是自造地狱。
故老龙听鲥军师,放心无忌,而难逃一剑;
唐王求崔判官,放心不下,而虚添二画。
与彼悟空放下心,打入森罗殿,自勾死籍,并除十类者,固同梦而异觉也。
总能了道而放下心,则必如悟空之明消死籍,而竟可登天;
不能了道而放心不下,则欲如太宗之暗添生期,而未免入地。
天堂地狱,凭心所在。
可乐可畏;可不慎哉!

附记:
余尝游大梁,至古大相国寺。
梵宇巍奂,檀遗于亩,不减燕都之报国。
最后一阁,高插苍冥,颜曰『藏经』。
层梯而登,如螺之旋;
四匝飞查,朱栏环曲。
俯视一切,如凫如蚁,云树出没,移步变态,亦一奇观也。
中位庄严,傍列八柜,扃钥甚固,藏经在焉。
右隅有男女立像:男则粗眉俗束,女则紫面袒怀,皆笑容可掬。
叩引导寺僧,称即卖水之相公、相婆也。
历太宗游地府、借楮镪、还魂修寺故事,一与《西游记》吻合。
考其碑,记寺之创始,莫知所自,盛于北齐天保六年,修于唐睿宗;
载累朝修举颇详,而无太宗相良之事焉。
盖相良夫妇,实有修寺功德。
塑像、藏经阁,相传至今不朽,知著书者,非尽属无稽而山市海楼也。

噫!
二老以卖水之佣,积金甚艰,能乐善好施,不为身谋,
其所处者小,而所见者大也。
即未能了道,亦观见大道之一节矣。
老子曰:『后其身而身先,亡其身而身存。』
相良夫妇有之。
彼黩货悭吝、死不旋踵,甚有子孙为乞丐者,果何为耶?
悲夫!

發表者:心靈卜手章真言

潛能開發、志趣引導、專長定位、學業目標、 適性發展、個性優勢、生涯規畫、事業前程。 迷津解惑.... 心靈卜手 章真言老師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