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真诠》第十三回 陷虎穴金星解厄 双叉岭伯钦留僧   

《西游真诠》第十三回 陷虎穴金星解厄 双叉岭伯钦留僧

山阴悟一子 陈士斌允生甫诠解
蓬萊一元子紫微學堂章真言段落

第十三回 陷虎穴金星解厄 双叉岭伯钦留僧

悟一子曰:
舜曰:『人心惟危。』
庄子:『愤骄而不可系者,其惟人心乎!』
危也,愤骄也,深着人心之险也。
《尚书》五子之歌曰『若朽索之驭六马』,以六马喻人心也。
然御马在乎羁靮,
御心在乎主敬。
敬者,圣人所以成始而成终者也。
故修行学道,出门头一步工夫,全要制御人心之险,不遭其陷阱也。

此回乃三藏西游第一步,众僧议论定旨,纷纷说得艰难。
三藏曰:『心生,种种魔生;心灭,种种魔灭。』
说者谓此二句了了全部宗旨,别无些子剩却。
噫!
认人心为道心,是认心为道,认假为真,大错了也!
不知此心种种皆魔,务须斩灭除根,切要坚强刚断而己。
若心灭已了宗旨,何必又向西方取大乘真经耶?
此便是肉眼愚迷,不识活佛真形有丈六金身之妙。
如出门到山河边界,便错走了路径,忽然失足跌落坑坎之中矣。

篇中显已演出,故『心生』、『魔生』二语,
不过指出人心之险,教人首先下手,为起脚之地耳。
三藏疑二即是陷阱,心慌即是虎现。
人心犹虎也,虎陷人与心之陷人无异,陷于心穴与陷于虎穴何殊!
何以见之?
结诗云:『南山白额王。』
南为离,为丙,丙火长生在寅,为寅将军,明指寅将军为心也。
又恐世人不识,衬出熊、特二魔以证之。
熊属火,寅中之所生;
特属土,丙中之所生也。
魔王曰:『自送上门来。』总形容人心自陷之险也。
然人心险于疑二,而不险于惟一,
故山君曰:『食其二,留其一,可也。』
下文金星,即一之本性。
二者,凡心;
一者,道心。
此时三藏昏沉沉无主,不能得命;
得命之道,惟仗真一之金。

『忽见老叟手持拄杖』,即本性之主持而可得命也,故谢老叟搭救性命。
老叟遂问:『可曾疏失什么东西?』
三藏答以『两个从人被食,而不知行李马匹在何处』。
老叟指道:『那不是一匹马,两个包袱?』
三藏回头,果是他物件,心才放下。
此等闲言,却是要义。
盖『二从人』为凡心,己陷阱而被食,三藏得见主持,而道心独存。
一马两包袱,道心之象,乃原来之故物未失,而向西有基,才放下心也。
金星引出坑陷而复指前有神徒,益指明既有道心,当坚心进发。

人已共济,而难以独行自至也。
老叟道:『此是双叉岭,乃虎狼窠穴。』
又云:『只因你本性元明,所以吃你不得。』
此等观点,极大明显。
三藏既而遇虎遇蛇,种种魔毒,明知心中自生,而无可解脱。
孤身无策,只得放下身心,听天所命。
此便是本性元明,灭却人心,暂存天心之一候也。
然此处为天人去来交并之途,故身在峻岭之间而进退维谷。
『双叉』之义,即墨子悲歧路,可以东南,可以西北之时也,
所有白额王、刘太保争持交战于其间。
一人一兽,分明写出人兽之关,惟正可除邪,而平欲胜理。
能主敬自持,勇猛刚克,则心魔自灭,而可食肉寝皮矣。

『刘』者,谓可胜殷,而遏刘止杀;
『伯』者,谓能争长,而把持家政;
『钦』者,内恭而外钦,主敬以自持也。
『手执刚叉』者,刚强而不可屈,
『号“镇山太保”』者,镇静而不可挠,
主敬不在心之外,以为同乡;
行敬首先孝之中,故为孝子。
惟主敬,故身穴虎狼而不危;
惟行孝,故独镇荒山而不险。
以虎狼充家常之茶饭,刚足以除欲也;
以念经尽超度之孝思,诚可以格幽也。
『敬』之一字,固安危夷俭之津梁也。
然尚与虎狼为位,而不能超胶樊笼;
止可镇保此山,而不能离越界外。

到两界山来免畏阻,盖在天人之分途,而不能从一前进也,此之谓能留僧而不能送僧。
吁!
山君食僧而留僧,食其二也;
镇山食虎而留僧,留其一也。
然则非虎食之,僧自食之;
非钦留之,僧自留之而已。
若双叉岭、两界山,则又有辨
『双叉』为人兽相持之路,
『两界』为性命进止之途,
不可不识。

發表者:心靈卜手章真言

潛能開發、志趣引導、專長定位、學業目標、 適性發展、個性優勢、生涯規畫、事業前程。 迷津解惑.... 心靈卜手 章真言老師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