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真诠》第十五回 蛇盘山诸神暗佑 鹰愁涧意马收缰    

《西游真诠》第十五回 蛇盘山诸神暗佑 鹰愁涧意马收缰

山阴悟一子 陈士斌允生甫诠解
蓬萊一元子紫微學堂章真言段落

第十五回 蛇盘山诸神暗佑 鹰愁涧意马收缰

悟一子曰:
太白真人歌曰:『龙从火里出,虎向水中生。』
就一身之坎离而言,明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阴阳颠倒之义也。
心为离,属阳,为龙,离中之阴,则虎也;
肾为坎,属阴,为虎,坎中之阳,则龙也。
惟能伏虎,则离中之真水下降而从龙;
惟能降龙,则坎中之真火上蒸而就虎。
此谓水火既济而坎离交姤,内炼工夫,首先下手之要着也。

前回伏虎工程,己在山中收得,此回降龙作用,自须水里寻来。
『蛇盘山』,状内脏之盘结;
『鹰愁涧』,喻易溺之险津。
『孽龙忽出吞马,忽潜无踪』,见潜跃之难测,而未降之狰狞;
『老孙忍不住燥暴,嗔师父脓包』,见制服之有方,而畏阻之无益。
『奉观音,遣金神暗佑』,明静观默察,见保守之宜先;
『撩虎皮,叫泥鳅还马』,须持躬蝘视,宜驾御之毋弛。
『两个一场赌斗』之形,子午二时交会之候。
『三藏道:“你前日打虎时,曾说有降龙伏虎手段,今日如何便不能降他?”』
此处明提降龙一节,与前回伏虎紧紧对照。

『行者到涧边,翻江倒海,搅得似九曲黄河泛涨。那孽龙在深涧,坐卧不宁。』
盖欲降而静之,必先激而动之,即道诀中所谓『胁腹腰曲绿,黄河水逆流』。
乃击运之法,正降龙之要着也。
否则,任其潜跃,则龙从水出,不从意转而听吾令,何以能助助吾之道耶!
惟乾乾不息,常动常静,方能降得真龙。
倘钻入草中,全无影响,便是脚跟歇息,不能前进矣。
故必得一番诚心根究,寻其踪迹下落,不容顺其所之,戕害真机。
此猴王所以急得念咒,而土地说出涧中利害也。

称『鸦雀不敢飞过,因水清照见自己形影,便认做同群之鸟,往往误投于水内。』
明人不识水中有真龙而降之,
乃反视水为无碍而溺之,正犹鸦雀无知,况影为群,而误投丧命也。
天设陡涧,插翅难飞、中有骊珠,急宜探龋如何下手?
运之以意,紧攀龙角,重任远致。
吞白马,则意化为龙;
变白马,则龙化为意。
随意为变化,而龙性驯服,从心所欲矣。
故见弼马温而控纵自如。
然则伏虎必先伏凡虎,而真虎现。
真虎无形,就猿为形。
前回之杀虎,而剥虎皮为衣服是也。
降龙必先降如龙,而真龙出。
真龙无相,因马为相。
此回之吞马,而变原马之毛片是也。
特此龙虎在一身之内,筑基炼已而已。

若欲配外五行而成大道,则必以申猴为虎,以亥猪为龙。
不可泥文执象,错认龙虎,而盲修瞎炼也。
行者何以未能降龙,而借揭谛往请菩萨?
盖龙为刚健之物,必以柔道临之。
稍涉燥迫,其性愈张,非观音自在之道,不能驭也。
即如前之伏虎,赖有自在之花帽以范围之也。
故行者一见菩萨,便提花帽之法为制我之魔头,
孽龙亦指行者为魔头,而总不能出自在之范围也。
然降伏猖狂,由于自在;
而向往灵山,必须作为。
菩萨说出『须是得这个龙马,方才去得』。
见自此,方才为健行之起脚也。
叫出小龙来,道:『我曾问你何曾说出半个“唐”字?』
意妙哉!

不识取经之来历,到此田地,即为止境。
识得取经之本旨,过此涯岸,都是前程。
菩萨道:『那猴头专倚自强,那肯称赞别人。』
说者谓不能虚已,为学道之魔头;
或谓行者倚自己急燥之勇,何肯赞他人自在之智,俱非也。
此一段,乃仙师示人大道之秘要,为金针暗渡之妙法也。
《道藏》万卷,止言玄关牝户。

老子曰:『玄牝之门,是谓造化根。』明阴阳往来开斗之机也。
交合绵续,根底出入,非天地之根而何?
或以口鼻心肾为玄牝者,是涉形相,不可以云『若存』也。
董思靖曰:『神,气之要会。』
曹道冲曰:『玄者,杳冥而藏神;牝者,冲和而藏气。』
俞玉吾谓:『坎离两穴,妙合二土。混融神气,不落名相。』

斯近是矣。
噫!
内练之妙,已尽于此。
然皆就一身而言也。
正如鸦雀过涧,见影为群,未免误投毕命。
深为可惜!
真人曰:『莫执此身云是道』,此『猴头专倚自强』之误也。
又曰『认取他乡不死方』,此『那肯称赞别人』之是也。
下文云:
『今番前去,还有归顺的。先提起“取经”的字来,不用劳心,自然拱服。』
深明劳心之非可言道,归顺之方可取经也。
劳心为独修一物,归顺为攒簇五行。
非悬空思想而得,是真实集义而生也。
『菩萨摘下小龙明珠,吩咐用心,“功成然后超凡,还你金身正果。”』
言自今以后,弗得自用其明,而努力加功,方才成就,切莫退悔之意。

最妙者,又在『行者扯住菩萨不放』,道四个『我不去了』,何也?
降龙伏虎,止是一身坎离。
算得筑基炼己,仍国凡人,何能了命出世?
故曰:『西方这等崎岖,保这个凡僧,几时得到?我不去!我不去!』
正逼起下文三家相见入共去之妙也。
菩萨一篇劝励之语,句句都是正言,并无譬喻。

『又赠一般本事,摘下柳叶,变三根救命毫毛。』甚深微妙!
了性谓之前三,乾之内爻也;
了命谓之后三,乾之外象也。
前三后三,总是一般,直到六爻纯乾,成就真金不坏,方为了当。
然行者又以后三为了性,真变化莫测而循环无端者矣。
此才是大慈大悲度世释厄之本旨也。

行者同唐僧行到涧边,见上溜渔翁撑栰而渡。
此一有底船渡凡僧,而超凡了性;
末后凌云渡接引佛撑船以渡,方是无底船渡圣僧,而大圣了命。
故曰:『广大真如如登彼岸,诚心了性上灵山。』
是了性之彼岸,非了命之彼崖。

到里社门投宿,受护法之马鞍,送虎筋穿结一稍。
所乘者龙,所策者虎,正当上路时候,
故曰:『菩萨送鞍辔与你的,可努力西行,切莫怠误。』
说者谓心猴归正,意马收缰,此事便有七八分了。
乃仅窥心意之障碍,而未迹性命之堂奥者矣!
便是『肉眼凡胎,叩谢不了,误了多少前程,活活笑倒大圣』也!

此等藏头露尾情节,最易误人,
故曰:『本该打他一顿子。』今分明解说,
在乱堆中拣出宝贝,请诸人共拾取,料不吃老孙金箍棒。

發表者:心靈卜手章真言

潛能開發、志趣引導、專長定位、學業目標、 適性發展、個性優勢、生涯規畫、事業前程。 迷津解惑.... 心靈卜手 章真言老師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