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真诠》第十回 老龙王拙计犯天条 魏丞相遗书托冥吏  

《西游真诠》第十回 老龙王拙计犯天条 魏丞相遗书托冥吏

山阴悟一子 陈士斌允生甫诠解
蓬萊一元子紫微學堂章真言段落

第十回 老龙王拙计犯天条 魏丞相遗书托冥吏

悟一子曰:
世人读庸常平易之说,而指为怪异不经,何哉?
盖隘于目,跼于步;
睹兔园而不睹漆园,
蹑青云而不蹑青牛;
所见者小,而所趋者下也。

如是篇言贞观之君相不能大观,所作为者,皆在梦中耳。

人无有不梦,无不知梦之幻,无不知世事如梦之幻,
何独于唐之君若相梦龙求救,梦斩业龙,遂疑为荒唐不经耶?
非物唐之君若相作是梦,即往古今来之人,亦无不可作是梦,
又何疑于当日逢君之旨,丞相之意,而无不甘与之同梦耶?
君曰,朕梦如是;
相曰,臣梦亦如是;
将亦曰,臣梦如是;
寮寀百执,亦孰不曰臣梦如是?
举国臣庶,亦孰敢不曰臣梦如是!
斯时也,没有大观之士,正色执笏曰:
此梦也,游魂为变也。

能明心见性,神观至真无上之妙道,知一切世情皆幻也,何况于梦!
唐王能憬然觉悟,曰:
『固梦也。』则梦可不再梦。
而泾河无断头之龙,相府灭斩龙之剑,
云端泯落下之头,国门绝枭悬之首,不致于梦死、梦生,而梦梦不已也。
无奈其为贞观也,所见之小也。
以为违天之龙而求救于我,我能救而许之;
行天之刑而授于我,我能运而斩之。
善伺君意者则必从傍策之,曰:『可救。』因而手谈借箸矣;
巧合相心者则必乘时献之,曰:『可斩。』因而悬挂市曹矣。
然则是梦而梦犹易觉,
非梦而梦则难觉。
是梦而梦,有觉而解脱之时,伪中尚有真,观音将柳枝救脱是也。
非梦而梦,终无觉而苏醒之候,伪中还有伪,魏征作书遗崔珏是也。
魏征上欲掺天曹之刑,而人曹之刑皆其所掺可知;
下将作阴府之弊,而阳世之弊不难自作可知。
一伪无不伪,一征无不征,皆『观』之『贞』者为之也。

仙师非以抑魏征也,特借以偷古来世情之变幻,无非伪征也,无不贞观也。
究而言之,不如不登科的进士、能识字的山人张渔、李樵为有下梢,有定见也。
其言曰:
『争名的,因名丧体;
夺利的,为利亡身。可知名人士利皆伪,而争夺之为梦;
受爵的,抱虎而眠;
承恩的,袖蛇而走。 可知爵宠之皆伪,而承受之为梦。』

又曰:『前途保重,看仔细,“明日街头少故人。”』何等提醒警切!

袁守诚知鱼之投网,知命之犯岁,知雨之有数,先觉而不入梦也;
泾河龙惑于夜叉,惑于断课,惑于赌赛,惑于鲥军师,
则放心争胜,违法妄行,梦梦而入梦矣。
唐王梦业龙求救,与诸臣会议怪梦;
魏征梦斩业龙,对唐王梦中出神运剑;
唐王梦业龙索命,而见鬼怕鬼,一团梦也。
文武夜守宫门而镇鬼御鬼,举朝梦也。
甚至唐王晏驾,魏征管保长生,似天子之死生,在其掌握。
致书崔珏,称『梦中尝与相见』,以阎君之权柄,听其转移,岂不成大梦哉!
唐王所以笼书入袖,瞑目不返矣。
此拙龙公案,乃唐王与诸臣心中自造之境象,其隐征,姑俟后篇发明,
而其为梦,则与槐蚁蕉鹿同一寤寐。
初何怪异之有?
但老龙拙计,原非已出,而行雨差迟,自取天诛,奥旨深义,非名言可传。
聊成一诗示意:
『云雨施行万物资,切须检点莫差迟。
拙龙赌赛违玄旨,致使神锋项后随。』


《阴符经》曰:『火生于木,祸发必克』
其斯之谓欤?
今之时师,以御女采战之术迷惑世人,致取杀身之祸;
亦即鲥军师教老龙行雨克点违时,赌赛争胜,干犯天刑者也。
可不鉴哉!
仙师谓之『鲥军师』,其义显矣。

發表者:心靈卜手章真言

潛能開發、志趣引導、專長定位、學業目標、 適性發展、個性優勢、生涯規畫、事業前程。 迷津解惑.... 心靈卜手 章真言老師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