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遊歌》(二)白玉蟾

《雲遊歌》(二)白玉蟾

嘗記得洞庭一夜雨,無蓑無笠處。

偎傍茅簷待天明,村翁不許簷頭住。

又記得武林七日雪,衣衫破又裂。

不識白玉蟾,教他凍得皮迸血,只是寒徹骨。

又記得江東夏熱時,路上石頭如火熱,教我何處歇。

無扇可搖風,赤腳走不輟。

又記得青城秋月夜,獨自松陰下。

步虛一闋罷,口與心說話。

寒煙漠漠萬籟靜,彼時到山方撮乍。

又記得瀟湘些小風,吹轉華胥夢。

銜山日正紅,一聲老鴉鳴。

鴉鳴過耳尋無蹤,這些子歡喜消息與誰通。

又記得淮西兵馬起,枯骨排數裡。

欲餐又無糧,欲喝又無水。

又記得一年到村落,瘟疫正作惡。

人來請符水,無處堪摸索。

神將也顯靈,亂把鬼神捉。

又記得北邙山下行,古墓秋草生。

紙錢雨未幹,白楊風瀟瀟。

荒台月盈盈,一夜鬼神哭不止,賴得度人一卷經。

又記得通衢展手處,千家說慚愧,萬家說調數。

倚門眼看鼻,頻頻道且過。

滿面著盡笑,喝罵叫吾去。

又記得入堂求卦搭,嫌我太藍縷。

值堂與單位,知客言不合。

未得兩日間,街頭行得匝。

復入悲田院,乞兒相混雜。

又記得幾年霜天臥荒草,幾夜月明自絕倒。

幾日淋漓雨,古廟之中獨自坐。

受盡寒,忍盡饑。

未見些子禪,未見些子道。

賢哉翠虛翁,一見便憐我。

說一句,痛處真便住,

教我行持片晌間,骨毛寒。

心花結成一粒紅,渠言只此是金丹。

萬卷經,總是閑。

道人千萬個,豈識真常道。

這些無蹺蹊,不用暗旗號。

也是難,八十老翁咬鐵盤。

也是易,一下新竹刀又利。

說與君雲遊,今幾春?

蓬頭赤骨架,那肯教人識。

發表者:心靈卜手章真言

潛能開發、志趣引導、專長定位、學業目標、 適性發展、個性優勢、生涯規畫、事業前程。 迷津解惑.... 心靈卜手 章真言老師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