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真诠》第五十六回 神狂诛草寇 道昧放心猿    

《西游真诠》第五十六回 神狂诛草寇 道昧放心猿

山阴悟一子 陈士斌允生甫诠解
蓬萊一元子紫微學堂章真言段落

第五十六回 神狂诛草寇 道昧放心猿

悟一子曰:
如来说:
『诸心皆为非心,是名为心,所以者何?
过去心,不可得;
现在心,不可得;
未来心,不可得。』

盖心体空空,物物而不物于物;
无内无外,廓然大公;
不迎不随,行所无事;
如鉴如谷,物来顺应。
如是,则虽万变纷拿,而此中莹然,未尝与之俱扰;
寂然,未尝与之俱驰,即此便是心。

物未至,而有迎物之心;
物既至,而有滞物之心;
物已去,而有逐物之心。
是即如来所说『诸心皆为非心』。
非心害心,尘积而鉴暗,垢壅而谷窒矣。
故有心乃是放心,无心方是收心。

然养心于无,则又有无所而仍放,放则性昏命摇而趋于死,心之所以为死之根蒂也。
唯心死而性彻,性彻则命定,而复于生初。
长生之诀务死心,
无心之诀务死心,
死心之诀务忘机,
忘机之诀务养气,
养气之诀务恬静而不狂。

此三篇,
首言着意有心之为害,
中言着意无心之为害,
终言着意有心无心之并为害。
直到如来面前一棒打死六耳猕猴,方结出死心妙谛。
噫!
说到这里,无人深识,无人承当,故仙师不得不出其辩才,
散天女微妙舌根,敷演三则,以昭示来。兹识与不识,非所逆计也。

篇首统冒一词,云
『灵台无物谓之清』,言心体本虚也;
『寂寂全无一念生』,心体本无物,故心贵无心也;
『猿马牢收休放荡,精神谨慎莫峥嵘』,言有心即放也;
『除六贼,悟三乘』,死心以收心也;
『万线都罢自分明』,心死而性复也;
『色魔永灭超真界,坐享西方极乐城』,性复而命全也。

三藏遭女魔之难,『咬钉嚼铁,以死命留得真身。』
譬如遇风涛而问维楫,历峻岭而肃缰衔,死心而不放矣。
然舟之覆,常覆于安澜;
马之踬,恒踬于坦道者何也?
由心放而不能死心之故。
『师徒当平阳之地,八戒举钯上前赶马,催促大家走动。
行者把金箍棒幌一幌,喝了一声,那马溜了缰,如飞似箭。
长老挽不住缰绳,让他放了一路辔头。』
俱状意马躁进,看意而心放。
心才放,则主人失守,而贼众豺生。
故『正走处,忽听得一棒锣声』,『坐不稳,跌下马来。』
此着意行动而有心,心放之为害,
张拙《见道偈》所云:『断除妄想重增病,趋向真如亦是邪』是也。

贼众道『我们在这里起一片虎心,截住要路,专要些财帛。』
夫挡要路而专要财帛,起一片虎心者,都是有心作贼,利己害人。
虎似好汉,而虎心即是畜生心,何论这世那世?
三藏言『那世里变畜生』者,亦有心劝善,欲令这世回头耳,未免又在有心处遭魔。
贼闻言所以大怒,敲打捆吊,无所不至,以冀必得,不知杀身之祸,已踵其后。

三徒见师父吊在树上,行者肩上背着蓝布包袱,到前边叫师父,问什么勾当。
三藏道:『这伙拦路的要买路钱。因我身边无物,却把我吊在这里,只等你来计较。』
行者道:『你怎么与他说来?』
三藏道:『他打得我急了,没奈何,把你供出来了,是一时救难的话。』
行者道:『承你抬举,正是这样供。』
妙哉!
仙师都写的是包苴说合的情形,吊打虚招的扳害,忽入一『供』字,
曰:『没奈何,把你供出来』,
曰:『承抬举,正是这样供。』
分明指的是贪墨吊打,衣冠中之大盗,而实描写性命中之危微。

行者诳许多金,连包贡献,又引古书『德者,本也;财者,末也』二语,
曰:『此是末事。』
盖恐此书古僻深奥,非念『之乎者也』,而为挡路截劫者,
所能读到解说,以见举世学人读书,如此二语也不能读得。
贼道:『将盘缠留下,免得动刑!』
行者道:『说开,盘缠须三分分之。』
曰:『就要瞒着他师父留起些地。』
曰:『若多时,也分些与你。』
语语宛肖酷刑禁吓、说事过钱、行贿分赃口吻;
即听讼一节,而状有心作恶之为害;
《大学》『就岸狱之末而释畏志之本』之义。

行者奋用神威,扑杀二贼,原未为过。
奈长老既不顾行者,倒走了错路;
反姑息草寇,而祝其独告姓孙之人;
致激动行者性子,『有玉帝天王等诸神,随你去告不怕』之语。
此有心为善之为害,而道昧神狂而心放也。
篇中写得错综陆离,读者须当融会贯彻。

『长老怀嗔,师徒们面是背非』,有心而心放也。
『三藏用鞭指道:“我们到那里借宿去。”』
盖有心为善而不辨是非,即是纵贼豢寇而道昧,未免错定作恶之门矣。
『行者厉声叫道:“雷公是我孙子,夜叉是我重孙,马面是我玄孙!”』有心夸慢而神狂也。
师徒草堂吃斋,问性问儿,说出恶逆行踪。
行者道:『似这等不肖之子,要他何用?等我替你寻他来打杀罢。』有心除恶而心放也。
『杨子结伙打门;见白马,问来由,知取经和尚借宿;
走出草堂,拍掌笑道:“兄弟们,造化!造化!冤家在我家里。”』
意动而贼现,贼现而道昧,道昧而心放。
在家里,不放乃放也。
『老儿放走师徒,贼兵追及长老。行者道:“放心,放心。”』
放而不放,不放而放,总放也。

『大圣提金箍棒打倒多人,三藏在马上看见,慌得放马奔西。
行者取逆子首级,到唐僧马前。』
有心诛恶而神狂,神狂而心放也。
总因有意『大家走动』,有心『寻来打杀』放之也。
『长老口中念起《紧箍儿咒》来,道:“我不要你了,你回去罢。”
行者叫道:“莫念!莫念!我去!”说声“去”,遂不见了。』
念咒本以收心,今反念以放心,可知有念乃是有心之放,有心之害。
心如此,非『寂寂全无一念』之旨也,
故结曰:『心有凶狂丹不熟,神无定位道难成。』

發表者:心靈卜手章真言

潛能開發、志趣引導、專長定位、學業目標、 適性發展、個性優勢、生涯規畫、事業前程。 迷津解惑.... 心靈卜手 章真言老師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