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真诠》第八十九回 黄狮精虚设钉钯会 金木土计闹豹头山          

《西游真诠》第八十九回 黄狮精虚设钉钯会 金木土计闹豹头山

山阴悟一子 陈士斌允生甫诠解
蓬萊一元子紫微學堂章真言段落

第八十九回 黄狮精虚设钉钯会 金木土计闹豹头山

悟一子曰:
此言黄冠者流,假窃道号,无师妄作之祸。
前玉华而施会,是祖祖相传,真知实力,故曰:『施法会』。
此钉钯而设会,乃盗道无师,师心自用,故曰:『虚设会』。

说出『豹头山虎口洞』,明明吞噬耽逐之徒,俨然托迹神仙,而不自知其为恶物也。
其头所戴者道冠,而实为豹头;
其口所吐者道言,而实为虎口。
推而论之,长绦短麈,师剪尾之雄风;
衲服芒鞋,极斑烂之色相。
遇绥狐而施利爪,葫芦贮夜夜之娇;
攫青蛇而张牙吻,囊内挟铮铮之匕。
彼有杖远公之迹,而三藐不闻;
着达摩之农,而一归未解;
诵波罗之经,而诡谲丛生。
蒲团作狡兔之窟,钵盂觅酣蘖之乡。
昼祗园而夕花市,身比丘而心盗跖,亦何以异?
篇中王子说:『人言洞中有仙。』
行者曰:『定是这方歹人。』
一语已湛奸人肺腑,可见假托诳世者,可詟俗而不可罔智也。

『见两个狼头妖怪,朗朗的说话道:
“我大王连日侥幸:前月里得了个美人儿,在洞中盘桓,十分快乐;
昨夜里又得了三般兵器,果然无价之宝;明朝开宴,要庆『钉钯会』哩!”』
夫一心清净观,定慧不相离,
是佛空虚相,是法微妙光;
佛空法亦空,僧空心自住;
住心三空宝,亦名三皈处。

故曰佛、法、僧三宝,自心印证,非假外来,岂可袭取而得哉?
黄狮暗窃三宝,私心庆幸,且只庆钉钯,不庆金棒、宝杖,
不但不识三宝之妙,并不识钉钯为何物!
殆见钯齿与爪牙相似,足以助其锋利,为可庆耶!
曰『钉钯会』,不过会其牙爪,以虚张声势而已。
得美人而快乐,不知为伐性之斧;
得钉钯而开宴,已酿成掘命之根。
贪淫纵饮,树党标名,不僧不道,夸张盛事,
牟尼、老子当亦发大慈悲,现韦驮相,飞斩妖剑,立时殓灭也。

『只见两个小妖往乾方买猪羊』,《乾》方为诸阳所自出,
而使小妖去买猪羊,其错认可嗤类如此,总由其骄气成性,不求真师,专工剽掠,悬揣妄为,
自谓聪慧过人,明彻四座,不知适形其为刁钻古怪、古怪刁钻而已。
八戒变刁钻古怪,行者变古怪刁钻,沙僧扮猪羊客人,虽曰设计,其实言道也。
『计』者,『言、十』也。
言东三南二、北一西四、中央共十之理。
行者为金水,阴中有阳,故一变而为古怪刁钻,古怪中有刁钻也;
八戒为木火,阳中有阴,故一变而为刁钻古怪,刁钻中有古怪也;
沙僧为中央土,寄四而分旺,故为诸阳之客,乃《河图》理数。
彼以虚设,此以实计,以实击虚,能不败露?

访出他原身为金毛狮,为九灵祖之门下,
噫!
既破虚猜,自来觉慧。
两个刁钻,已定住两样身心;
一张请帖,分明是一纸供状。
九灵祖空费了神思,须因着三僧棒喝;
四明铲斩不断迷根,怎生逃万劫轮回?
金木土,五耀阳神,其道术,何反说『弄虚头骗我宝贝』?
金毛狮百般阴险,假狐禅,免不得扫洞焚巢,奔役师救。
竹节山,节节通透,也只是暗里空穿;
九曲洞,曲曲玲珑,只不过纡回摩揣。
狮头狮尾乱蓬松,少不得一毫不是;
狮祖狮孙纷扰攘,总投半个投机。
吁!
妄想偏思,果何用哉?

九灵能通众狮,可谓之狮祖,而不可谓之祖师。
思虽多,亦奚以为?
《语》曰:『以思无益,不如学。』
经云:『若无师指,入思得天上神仙无着处。』
师心妄作,冥慧自戕,可悯可叹!
此处明指三僧为金、木、土,其心猿意马之说,始亦师心之见乎!

發表者:心靈卜手章真言

潛能開發、志趣引導、專長定位、學業目標、 適性發展、個性優勢、生涯規畫、事業前程。 迷津解惑.... 心靈卜手 章真言老師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