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在印度

據德國人著《耶穌在印度》一書,
耶穌前半生在印度西藏學佛,與馬鳴菩薩弟子修法

《耶穌在印度》一書,德國人所著,明確記錄耶穌在印度的史料及事蹟。
與虛雲老和尚所言可相互印證。

耶穌年輕時曾經因為逃婚而在印度學習過六年佛法,
這個觀點將震撼整個基督教王國,
這段故事已經拍成了電影“耶穌在印度”(Jesus in India).

耶穌生平的空白。
大家只知道,耶穌嬰兒生在馬槽,然後中年開始講道,
但他的青年成長時期被長期掩蓋了。
被梵蒂岡教廷掩蓋了兩千年。
難道一個人的青少年成長時期、人一生最重要的思想成熟時期的二十年是可以忽略的嗎?
值得我們客觀地深思。各國學者都做了客觀的實地考察的研究。
但被梵蒂岡長期否認。
歷代教皇說:別信他們!相信我!

眾所周知,除了具有精明的大腦,猶太人的傳統習俗(直到今天)是:
自私自利、排外、狹隘、抱團、重利輕義、等級分明,
而後來耶穌所宣揚的“無條件的愛”、感恩、寬容、平等、利他、無私等等,
在猶太的文化傳統中找不到任何根基。
彷彿憑空出現。
難道不值得深思嗎?

如果耶穌所宣揚的不是與猶太人的傳統大相徑庭,
他也不會被視為如此危險而被處死。
寧願赦免一個強盜也不赦免他!
當時的猶太社會為何認為他如此危險?
因為太不同了!因為他所宣揚與猶太傳統完全迥異。
可以說句句話刺到了猶太人傳統的自私自利的痛處。
猶太人創造了銀行、經濟、刑法、高利貸。
耶穌創造了愛、感恩、平等、寬容、公益。

耶穌前半生去過印度西藏學過佛,——
被羅馬天主教廷出於私心,出於維護私利的狹隘心胸,
極力掩蓋兩千年的真實。

教廷為了謀私利,利用了偉大的耶穌。

羅馬教廷懷私心,
為做上帝改聖經。
教徒虔誠教士怕,
誤人不淺該撻伐!

教廷編造耶穌是上天唯一的兒子,也就是想說教皇是唯一的天子!
教廷編造唯有耶穌是對的,也就是說只有教皇的宗教才將是唯一權威!
教廷編造上帝跟人外形一樣(聖經第一章),
就是為了教皇繼承上帝的合理性而鋪墊!

難怪全世界歷史上,從哲學家,到大文豪–包括今天的小說電影
《達芬奇密碼》都在罵羅馬教廷的虛偽和狡詐!
大家不是罵耶穌,而是罵教廷。該罵。老謀深算的傢伙們!
為自己繼承耶穌合法化!
教廷編造耶穌是上天唯一的兒子,也就是想說教皇是唯一的天子!
教廷編造唯有耶穌是對的,也就是說只有教皇的宗教才將是唯一權威!
教廷編造上帝跟人外形一樣(聖經第一章),
就是為了教皇繼承上帝的合理性而鋪墊!
教廷自以為精明。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羅馬教廷——精心的騙子。
即便再精心編造,歷史上沒有一個陰謀最終不會暴露在陽光下。

耶穌前半生去過印度西藏學過佛
耶穌神秘失踪的二十年
——被羅馬天主教廷出於私心、出於維護私利的狹隘心胸,
極力掩蓋兩千年的真實。

“我們無意要把耶穌說成是佛教徒,因為那同樣會成為私心。
“佛教”是最明確地要求去掉私心的。
不去掉私心,根本不是學佛。
我也無意說耶穌的智慧學問全部得力於佛教,
我只想證明,耶穌是一個心胸開闊、謙遜開放的真正偉大的人,
真正為了真心求道,而不是為了世間私利的宗教家。

歷代的天主徒和基督徒們是虔誠的,他們沒有錯,
但他們並沒有考查研究追溯經典的自由,
他們只能被動地接受自古以來經羅馬天主教皇教廷修訂頒布的《聖經》,
卻並不知道羅馬天主教廷早已在漫長的古代,
已經為了教皇繼承上帝的合法性,為了人作神的合法性,
為了私利,而精心修改了《聖經》全書。
利用了天主徒和基督徒們的虔誠,
利用了下面教會教士出於自身謀生生存對羅馬教廷教皇的依靠,
使廣大信徒們蒙在鼓裡,
只有歷史上極聰明或有福緣的人才慢慢真相大白。

歷史上直到今天對天主教廷的權力慾望與陰謀野心的批判揭露可謂不少,
但對他們傳播的錯誤思想卻沒有深入批判,
而今這些思想依舊在誤導著一代又一代真心求道的人群。
教廷的人被揭露了,但教廷的思想依舊在運行,不可謂不可惜!
而下面各教會,為了自己的生存工資也必須服從教廷。
卻並不知道這種盲信觀念與排外意識,
事實上已經人為地割斷並抹殺了耶穌基督在東方研究與傳道的光輝歷史,
同時也否定了耶穌基督謙遜博的偉大人格和精湛的修為事蹟。

彼得的筆記也不曾說耶穌是“佛教徒”,
只是記錄耶穌青年時代到過印度、西藏深入研究過佛教而已。
佛教對於耶穌的影響與啟示,是不可否定的事實,
這已經為各國歷史學家所證實,這並不會降低耶穌的地位。
耶穌採用了佛教的慈悲與濟度,衍化為博愛,是一大創造;
又採用了佛教的平等觀等許多主張,更將之發揮宏揚,
創立了以博愛和犧牲自我為基礎的偉大宗教。
經過一千九百多年,如今成為世界上最能發揮利他濟世的宗教之一。

基督徒的利他濟眾行為,殊足稱道。
耶穌的犧牲自我以拯世的偉大精神,也正是萬世欽仰的聖者模範。
耶穌研究過佛教與佛經,這種謙遜好學的態度,
更加反映出他的偉大人格的又一面光輝。
基督教徒為什麼以耶穌曾研究佛法為恥呢?
真正有頭腦、有見識、有量度的基督徒,一定不會如此心腸狹窄的。”

我們並非希望加強佛學的光輝,只是希望說明歷史真相。
越學越知道,歷史上真正偉人都是心胸開放的!
原來早在民國,虛雲大師都知道!真是謙虛博學,心胸寬廣。

一、 虛雲老和尚與孫中山的對話
(節錄自馮馮著《空虛的雲》中冊,笫964頁。本書由台灣天華出版)
孫先生說:“我也覺得是這樣子!
基督是主張博愛的,但是也有些基督徒違背了基督的本意,而去攻擊別教,
而去發動動戰爭.這都是很不幸的!
其實,我覺得基督教與佛教在教義上、精神上,原本是很接近的。
基督主張博愛,不分種族;
佛陀主張慈悲,有教無類。
基督教人要愛仇敵,佛陀教人怨親平等。
基督教人施予,佛陀教人布施。
基督說天國就在心裡,佛陀教訓說法由心造。
……我是沒有時間去下很多功夫研究,
不過心裡想,基督教與佛教本來是同源的呢?
所以,我很反對基督教人士對佛教徒的攻擊。”

虛雲說:“大總統對宗教有這樣深入研究與開明的見解,真是令人佩服!
是的,佛教與基督教本是同源的,耶蘇基督十八歲以後,曾往印度研究佛教,
可能曾與馬鳴菩薩弟子輩談過道。
耶蘇在印度留學大約十年或十一二年,才經由波斯、土耳其,
回到以色列去傳教濟世。”

孫先生驚訝道:“有這些事嗎?”
虛雲說:“基督首徒大彼得所寫的《水上門徒行傳》,有這樣的記載,
可惜此一經本已被後來的教廷所禁了,以致並無流傳.”
孫先生說:“若有此書,倒是要研究研究的了!請問何處有此書呢?”

虛雲說:“我聽外國人說,
此書仍有少數本子留存於教廷圖書館與大英圖書館等處.”
孫先生說:“下次我若往倫敦,可得好好找出來一讀了!
這本書若再出世,相信對於兩教的團結合作必有很大的貢獻的!
也就是對於世界和平也有貢獻啊!”
虛雲說:“可惜一千幾百年前的教廷心作自私,把此書禁掉.”

二、 虛雲老和尚與蔣介石的對話

(節錄自《空虛的雲》下冊,笫1472 頁)
蔣介石說:“虛老方才談及耶教與佛教之相同點,可否再多分別?”
虛雲說:“耶蘇教義與佛教淨土宗大致相同。
耶蘇誕生於釋迦之後四百餘年,自無可能是淨土學自基督。
阿育王在基督紀元前二七二至二二六年在位,大弘佛教,
派遣正法大僧至敘利亞、埃及、馬其頓傳播佛教,
已將佛教觀念播種於中東一帶。

耶蘇自十二歲初次講道後的事蹟,至耶蘇三十二歲正式在以色列傳道,
其中二十年之事蹟,《聖經新約》中全無記載,實無道理!
西洋學者發現耶蘇大門徒聖彼得所著作的《水徒行述年紀》,
載有耶蘇早年赴印度參學佛教之經過,
以及後來經波斯、土耳其而返以色列傳道。
此一記錄,據云當初原載於《聖經新約》,後彼羅馬教廷刪除。
此一考證,似非厚誣!若此說成立,則更可證耶蘇可能受佛教之影響,
得到《阿彌陀經》,歸國另創新教。”

或謂。基督教亦脫胎於淨土宗“阿彌陀經。”
試觀耶穌身上搭衣。與佛相同。
阿彌陀經說西方極樂世界。
耶氏亦說天國極樂。淨土往生分九品。
耶教李林天神譜。亦言天神分九品。
阿彌陀經說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緣得生彼國。
耶氏亦言你不在人間立功。
上帝不許你到天國。
淨宗二六時念佛名號。求佛接引。
耶氏亦以早晚祈禱上帝哀佑。
至佛門有灌頂之法。
耶氏亦有洗禮之儀。——
觀此耶氏教義。與淨土宗趣。大致相同。
而耶氏誕生於釋迦後千有餘年。
當是曾受佛化。

得阿彌陀經之授。歸而根據之。另行創教。似無疑義。
且耶氏曾晦跡三年。當是赴印度參學。事雖無據。而跡其蛛絲馬跡。
似非厚誣云云。其言良非向壁虛構。
不過表面上看來。耶氏雖類似淨宗初機之持名念佛。實際則遠遜之。
耶教著於他力。明其然。而不明其所以然。跡近勉強。
持名念佛。則重他力自作相應。
如楞嚴經大勢至圓通章云。……“十方如來。
憐念眾生。如母憶子。若子逃逝。雖憶何為。
子若憶母。如母憶時。母子歷生。不相違遠。
若眾生心。憶佛念佛。現前當來。必得見佛。去佛不遠。不假方便。自得心開。
……我本因地。以念佛心入無生忍。
今於此界。攝念佛人。歸於淨土。”有因有果。
故理事無礙。且耶教說永生。淨宗則云往生淨土。
見佛聞法。悟無生忍。
永生之生。以滅顯生。有生對待。終有滅時。
無生之生。則本自無生。故無有滅。
此所以稱為無量壽《阿彌陀譯名》也。

《耶穌在印度》一書,德國人所著,明確記錄耶穌在印度的史料及事蹟。
與虛雲老和尚所言可相互印證。

耶穌年輕時曾經因為逃婚而在印度學習過六年佛法,這個觀點將震撼整個基督教王國,
這段故事已經拍成了電影“耶穌在印度”(Jesus in India).

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俄國貴族諾托維奇在1894年表示在喜馬拉雅山腳下拉達克的赫米斯寺院(法戒寺)裡
親自讀到兩卷西藏經書,
記載著耶穌在14歲時因為逃婚而隨同商人來到印度地區學習6年,
後來又到尼泊爾繼續學習佛法6年。
此後至少有七批基督教徒去法戒寺實地考察證實了“耶穌曾到印度西藏學習過六年佛法”。

下面是維基百科中關於耶穌與佛法的關係記載:
由於耶穌在12歲至32歲之間的事蹟並沒有在任何經典中提及,因此引來了後人的猜測。
有人指當時的耶穌與家人前往埃及避禍,但以新約全書內有關埃及的記載,
似乎難以符合這個說法。
有耶穌曾經到印度學佛一說,並拍攝了電影《水徒行紀》。
根據這份由新世紀運動者Levi H. Dowling宣稱由靈視觀看阿卡西記錄的《水徒行紀》記載了耶穌在這段真空期間的事情,耶穌經由當時是羅馬帝國一部份的小亞細亞,
然後路經安息王朝的波斯及剛剛統一的貴霜帝國,
然後才抵達印度及西藏等佛教聖地,
在那里居住學習佛法約十年,才再經由波斯返抵以色列,
然而卻有錯誤資訊將此書傳為由伯多祿所寫並被視為偽經的書。

到了2007年,又有一位德國的亞洲研究博士生Christian Lindtner出版了一本名為《Geheimnisse um Jesus Christus》的書。
在書裡,Lindtner比較了希臘文版本的四福音書與巴利文及梵文的佛經內容。
他的研究結果是:四福音書其實透過了各種手段,
諸如利用了希伯來字母代碼(gematria)的數值、雙關語及同音字等來把古老的佛經內容重新包裝。這個研究結果引起了正反雙方的激辯。

實地考察發現“耶穌曾到印度西藏學習佛法”的都是基督教徒,而不是佛教徒。
佛教徒馮馮居士記載了這個歷史如下。
“馮馮:耶穌基督在印度西藏足蹟的追尋” http://www.xinfajia.net/content/view/6202.page
1. 1887年俄國作家兼旅行記者尼古拉斯.諾托維茨來到拉達克邦國的首府列赫(Leh)市郊二十五英里左右的一座佛教寺院,名叫希米斯(Himis),即『法戒寺』, 他費盡周折,終於看到兩厚卷因年久而發黃的按西藏傳統的頌詩體寫成的經卷, 記載著伊薩(耶穌的異譯)在14 歲時, 耶穌十四歲父母為之聘婦,耶穌夜遁,參加商隊東行,到達印度師事婆羅門祭司學法六年,後來改學佛法六年。……然後六年間,他來往於王舍城,卡西(Kasi)等各處佛教聖地,然後,他前往參拜佛陀誕生聖地卡彼拉瓦斯土(Kapilavastu),在彼處,他追隨佛教僧人六年之久,學習巴利文及研讀佛經。
然後,他遍遊尼泊爾與喜瑪拉雅山,然後西返,他經過波斯,拜火教之地,( Earathustra)……
他的聲名已經遍傳遐邇。他返回本國以色列之時,年方二十九歲,他旋即開始向國人弘揚和平博愛之道……
伊薩在以色列被釘十字架殉教之後,大約三四年,乃有巴利文寫成之伊薩行狀文獻問世,乃係根據曾經接觸過伊薩之藏人、印人、商旅、及目擊伊薩被以色列人釘十字架者……等人之證言寫成。

2. 原籍印度的英人史彎米.阿喜達南達(Swami Abhedananda),阿氏於一九二一年七月,從舊金山乘船往印度,一九二二年,年已五十六歲的阿氏,率領一批學者,專程前往西藏法戒寺,探查伊薩傳說一案。阿氏文章敘述同行眾人均平安到達法戒寺,阿氏詢問該寺主持及各主要喇嘛有關俄人諾氏之故事是否屬實,阿氏日記這樣寫:『餘從彼等獲得答案,諾氏故事全部屬實!』阿氏獲准請譯員將伊薩經譯為英文,列入他著作內一併出版,後來經學者鑑定,大意均相近諾氏一晝所載伊薩的經譯文。

3. 俄人,名為尼古拉斯.羅厄烈冶(Nicholas Roerich),羅氏夫婦與一子佐治及六位友人,一共九人,組成探險團,於一九二四年至一九二八年間,遍遊西藏、新疆、喀瑪崑崙山脈、喜瑪拉雅山、阿爾泰山、戈壁沙漠、甘肅、克什米爾、拉達克、潘閘、錫金……等各地,並專程去列城法戒寺查詢伊薩經卷,一路考察民俗,做筆記,羅教授將旅遊見聞寫成很多本書,羅教授的『亞洲心臟地帶』書中說:『在殊零那格(SRINAGAR——注西巴基斯坦接近拉達克邊境之城) ,我們就初次聽到耶穌基督曾來過該地的傳說,稍後,我們發現這種傳說多麼廣泛流傳於印度,拉達克邦國,乃至中央亞細亞,都傳說耶穌失踪年代就是來了此等地帶。』

羅氏說:『伊薩活佛的傳說,流行於克什米爾,拉達克,蒙古和新疆,佛教喇嘛很多都知道此一傳說,各說大同小異,共同點就是:耶穌的失踪年代就是來了印藏極亞地區。』羅氏在法戒寺黑暗角落找到了『伊薩經卷』,他的長子佐治精通藏文,又有藏僧洛氏同行,因此可以直接從經卷翻譯,無需依賴譯員,羅氏等發現的伊薩經卷,譯文載於羅氏著作『喜瑪拉雅』一書內,內容與諾氏著作『耶穌佚史』相近,無甚重大差異。

4.一九三九年夏天,伊薩經卷才又重新引起世界注目。該年,有一對瑞士籍的音樂家夫婦卡斯柏裡教授與其夫人來到列城法戒寺,卡夫人對伊薩經卷拍了照片留念,後來帶回瑞士。在她八十五歲那年(一九八四或八五年,未詳考)。將照片交給美國一位基督教女作家予以公開發表,引起國際學者註意。

5.一九五一年,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之一,威廉.德格勒斯(William Douglas)曾往印度旅行,一訪法戒寺,返美後發表『喜瑪拉雅山後』(BEYOND THE HIGH HIMALAYAS)一書,其中一段稱:
『拉達克省(邦國)的希米士大寺(法戒寺)仍是該地最引人入勝之觀光所在,該寺年代久遠,甚多傳奇,其中之一為傳說耶穌十四歲時曾來該地,二十八歲始離去西返祖國,從此斷絕音訊,傳說耶穌來法戒寺之時,名字為伊薩。』

6. 一九七五年,美國加州大學諾烈治分校人類學教授拉維茲博士(Dr. Roberts.Ravice.UC-North Ridge)往訪列城。拉博士到了法戒寺,曾目擊伊薩經卷,並得聞口譯經文,內容與諾著相同。

7. 一九八四年秋出版的美國加州旅行家兼地理學家,當時已高齡八十九的挪亞克(Edward F. Noack)先生筆記『在亞洲高原的冰雪與游牧民族中間』(Amidst Ice & Nomads In High Asia)亦提及曾於一九七○末年訪問列城法戒寺經過,他說當時詢問寺僧,一位喇嘛告以確有伊薩經卷鎖藏於經樓,該經卷敘述耶穌曾到達拉達克邦國研究佛法。

挪克先生是大英皇家地理研究會會員,亦是美國加州科學學會的會員(California Academy Of Science ),素有令譽,他與夫人於一九五八年起至一九八四年之間,曾作十八次探險研究旅行於西藏、尼泊爾、錫金、不丹、拉達克、阿富汗、中國西北等各地與土耳其斯坦,並曾四次訪遊列城,他的報導筆記,一向翔實可靠。

《水徒行述年紀》,
耶穌誕生於釋迦牟尼佛創教後。確曾受佛化.佛教與基督教本是同源的.基督教源於佛教。耶穌師承馬鳴菩薩的弟子.印度和喜瑪拉雅山至今仍有耶穌所留遺跡,如耶穌剃度寺.耶穌禮佛誦經處和耶穌修禪洞。耶穌在印度出家落髮.虔誠學佛十二年,發願終生皈依佛門.不去僧裝後.才經由波斯土耳其回到以色列,創立宗派.去傳教濟世.耶穌身著之搭衣謹遵佛制.

耶穌臨終時一心持誦[阿彌陀佛]聖號求生西方極樂.善哉善哉.[基督首徒大彼得所寫的《水上門徒行傳》,有詳細的記載.留存於教廷圖書館與大英圖書館等處],耶穌修持及見地雖未達究竟.但亦佛門弟子.如關公雲長一般,皆係佛門護法神。萬法歸佛.基督徒謗佛即謗耶穌之師門傳承.是從根本上否定了耶穌.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388688857833268/permalink/747312598637557/

發表者:心靈卜手章真言

潛能開發、志趣引導、專長定位、學業目標、 適性發展、個性優勢、生涯規畫、事業前程。 迷津解惑.... 心靈卜手 章真言老師

%d 位部落客按了讚: